欢迎登录北京马腾飞商贸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新闻动态

NEWS

低矿价下国内矿山企业怎么活?

对于2014年的铁矿石市场来说,最抢眼的特点莫过于价格的一路下行并跌破前年的最低点。截至2014年12月底,进口粉矿到岸价为70.39美元/吨,与2013年同期相比下降了49.67%;国产铁精粉价格下滑至608.06元/吨,与2013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4.31%。铁矿石价格持续下滑,对成本较高的国内矿山企业是个不小的挑战。现在,国内矿山的生存状况如何?未来该如何求生存?针对上述问题,《中国冶金报》记者近日采访了国内矿山企业相关负责人。

    多数矿山处于亏损状态

    虽然从跌幅来看,国产矿价格比进口矿要“好看”一点,但是国内矿山企业受到的低矿价冲击要远远大于国外矿山企业。业内人士表示,已经有不少矿山企业关停,多数矿山处于亏损状态。

    “鞍山地区和本溪地区是全国铁矿资源开发比较典型的地区,资源条件比较好。但即使是在这样的条件下,民营企业的亏损率也达到60%,有的甚至达到70%。”鞍钢矿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邓鹏宏对记者表示,“如果矿价停留在70美元/吨甚至更低的水平,国内矿山企业面临的困难将更大。”

    中国地质科学院全球矿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王安建指出:“我国铁矿石资源禀赋差、品位低、开发成本高,同时又承担着沉重的税费负担,这使得国内矿山企业的竞争力严重不足。”据王安建介绍,我国铁矿企业的综合成本平均在100美元/吨左右。其中,投资较早的矿山成本约为400元/吨,已经投产但尚未收回投资的矿山成本为500元/吨,而新建矿山的成本为600元/吨。

    “除了开发成本外,国有矿山企业的成本中还隐藏着一些历史负担,以及短途的运输费用和质量差等因素。”邓鹏宏说,“沉重的税负也是国内矿山企业面临的重压之一,鞍钢矿业的税负水平为25%。”

    “2014年,由于铁矿石价格下降,国内矿山企业的平均税费支出大约占其销售收入的25%~30%。”王安建说。

    要生存必须挖潜降本

    在低矿价、负担重的双重挤压下,矿山企业人士普遍认为,一方面,国内矿山企业应当从自身出发,做好挖潜降本工作,增强竞争力;另一方面,也需要一些政策支持。

    “从企业来看,面对这种困境,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都在挖潜力和降成本。”邓鹏宏说。以鞍钢矿业为例,推进管理创新和技术创新、降低采购和生产成本是该公司的主线。按照自身的成本结构,鞍钢矿业公司最重要的措施是推进技术创新,提升资源综合利用水平。例如,鞍钢矿业公司通过加大技术创新的力度,加强了对磁铁矿的开发。在管理创新方面,在组建矿业集团后,鞍钢矿业公司通过优化机构和管理流程,实现了管理成本的降低。“国有企业的社会负担和历史问题比较重,未来更重要的是降低运营成本。”邓鹏宏说,“接下来鞍矿要推进大范围整体协同采矿,走专业化道路。”

    除了压缩财务费用、管理费用外,调结构是首钢矿业公司主攻的降本方向。首钢矿业公司总经理吴林介绍,首钢矿业的矿山既有露天矿,又有地下矿山。在成本方面,露天矿的开发成本比较低,地下矿山的开采成本较高,因此加大露天矿山的开采力度成为其主要的方向。此外,大力发展非矿产业增收减支也是首钢矿业应对低矿价的补充措施。“自动化产业是首钢矿业发展较好的产业,也是我们努力增收的产业之一。”吴林说。

    对于山东莱芜矿业公司来说,在目前的矿价水平下,该公司虽然尚能保持盈亏平衡,但董事长亓俊锋认为,还要采取措施进一步降低成本。他认为,国内矿山必须改变劳动密集型的模式。“大多数矿山的人工成本占产品总成本的40%左右,高的甚至超过50%。要想生存,就必须改善这一状况。”亓俊锋说。

    矿山发展呼吁政策支持

    尽管国内矿山企业在降本方面绞尽了脑汁,但增强竞争力不是一蹴而就的事。正如邓鹏宏所言:“冶金矿山行业所遇到的问题是行业本身没法完全解决的,这已经成为业内的共识。”

    冶金矿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起着非同寻常的作用,不仅对地方经济发展有很大的支撑作用,对装备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拉动作用也非常可观,还解决了60万人~100万人的就业问题。“一旦这个行业中的企业垮掉50%~70%,其带来的就业、社会和税收问题都是难以估量的。”邓鹏宏说。

    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如果低矿价的形势再维持一段时间甚至矿价继续下行,国内矿山企业被迫退出后,很有可能再次出现两年前那样铁矿石价格疯狂反弹的情况。届时,不仅矿山行业受到的冲击更大,钢铁行业也会受到很大的威胁。因此,大多数矿山企业人士都呼吁政府对矿山行业予以政策支持,其中最核心的仍然是税收层面的支持。

    “从战略的角度来说,出于促进行业发展、保障我国钢铁原料的安全考虑,调整税收政策是非常必要的。”邓鹏宏说,“调整税收政策后,表面上国家少了几百亿元税收,但钢铁行业乃至整个国民经济的效益可能会达到几千亿元。”

    好消息是最近国家在这个方面正有所动作,如正在酝酿资源税改革。当然,要改革的不仅仅是资源税,还有地方的各种收费。“由于前些年冶金矿山行业效益比较好,除了国家征收的税费之外,地方也有各种名目的费用。”吴林说,“有些税费非但没有减少,还有所增加。”例如,2014年河北省的资源税一下子从4元/吨提高到14元/吨。如果政府继续按照几年前的思路收费和管理,那么冶金矿山企业就真的难以承受了。与国外相比,我国在税收政策的调整速度方面相对缓慢。邓鹏宏希望,国家能尽快对矿山行业的税收政策进行调整。

    海外权益矿出路在创新

    受前些年进口矿价高的影响,部分钢铁企业、矿业公司积极“走出去”到海外找矿,这些矿山近两年也到了投产的时期。无奈的是,这些矿山“生不逢时”,部分矿山投产之初即遭遇矿价暴跌。由于这些矿山的成本很难与国际矿业巨头的成本相抗衡,继续把矿石运回国内就只有一个结果———亏损。

    不过,应对这种局面并非全无办法。中北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裁张文东表示:“现在铁矿石供应过剩,这个时候把矿石运回国内的后果可想而知,还不如就地消化,解决当地的市场需求,这实际上是转劣势为优势了。”据了解,张文东所在公司的矿山项目主要集中在非洲。“目前,非洲等地区的经济增长速度较快,基础设施建设正在兴起。我们正在与中冶合作,在非洲建设钢厂,将来矿石产品会直接供应给钢厂。”张文东说。他同时表示,这其实也是国内钢铁企业化解过剩产能的一条路子。

    王安建也给国内矿山企业支了一招:“国内矿山企业要对全球需求做出科学判断,抓住供过于求的机会,伺机并购优质铁矿资源。”(中国冶金报)